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我血液的颜色已有万千
将用它为我涂抹一个完整的世界。

世上从未有人在乎什么诀别!

[随笔]花葬

※有考虑凑一个系列,叫做“死亡美学”,但是我懒

※灵感依旧来自于梦


#1-花葬

 

——当所有感官都被芬芳密密麻麻地填充起来,结局的步伐悄然而至。

——如果“死亡”无法避免,那么我选择在美好中溺毙。

 

    不知在这寂黑的苦寒之地煎熬了多久,终于,世界终于有了色彩。我依稀辨认出,那是矢车菊的蓝色,盛开在胸口。

    晶蓝色由芯里逐层晕染开,卷曲的被毛随我微弱的呼吸轻轻摇曳。它在这不存在光的世界,散发着诱人的荧火,促使我伸出手去触摸。接触到花茎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这花,残存内脏的温热,竟是我自己的躯体凝结出的璀璨。

我隐隐察觉到退路的消失。

指尖已经与鲜花融为一体,再轻悄的动作也会使表皮撕扯开,变成液体流淌下来,蜿蜒在纹理间,却等不到痛感。

——唯有花的甜香停留在鼻翼。

指甲被破土的幼苗掀开,争先恐后地涌出,是我一生也未得见的五彩斑斓。

双腿不觉间被藤蔓缠绕,失去触觉的身躯也无所谓被摧毁,乖顺地臣服在错综复杂的根系之下。它们用最艳丽娇嫩的花朵回应我,这血肉比起泥土要柔软许多。

被簇拥着,浸泡在甜腻绚烂的海洋。

我的葬礼无人会在意。

最后一片吸足了血的花瓣艳红着攀附上嘴唇,遮盖丑陋的我最后一丝尊严。

——如果死亡无法避免,那么我选择在美好中溺毙。

馨香填充骨骼的最后一丝缝隙,凝固住一生中唯一的,无人可窥见的笑意。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