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我血液的颜色已有万千
将用它为我涂抹一个完整的世界。

世上从未有人在乎什么诀别!

以夜为昼:夜行人

从题目看…是上次片段的姊妹篇,实际上,真的是。最近也经历蛮多的,写一下再去睡。

1.失去荣耀的我
既然这里天高皇帝远,那就直言不讳。
我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人一个个走过。
手中书籍的内容已经不足以吸引我,但我还是不愿意抬头看那个大屏幕一眼。
这是自卑也是自负。
就好比演员站在舞台中央,聚光灯打在她身上,所有人都在看她,等她表演。随后她却默不作声地离开,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她认为自己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她又觉得自己一定要站在这里。
不过这都无关紧要,因为她根本不值得任何人记住。
道路两旁的树和球场的拦网还是那么高,让她望不到顶端。
她流过的血滋养了又一年的春草,较往日更加翠绿。
记忆归位在它们应有的地方,她听见遥远的过去,有人说:
“没关系,还有明年呐。”
于是她翘首以盼许久的明年,只有更绿的春草。
血迹被风干了。
她才知道,葬礼结束了,她全部的热度已经埋进棺椁去。她不会再信任任何人,任何人也不屑于利用毫无价值的她。
被人遗忘是最好的结果,千万不要让人点名道姓地评论:
“看那个傻子。”

2.恨
我没爱过谁,也只恨过这么几个人
第一次,■说“你是谁”
第二次,■说“你是错的”
第三次,■说“不需要你”

3.柳暗花明?
人品守恒不是没有道理的。
再次回忆起黑暗的一切,才有人主动在面前摆出光明。
试问,在无法证明二者有必然联系的情况下,付出代价换来的美好值得吗?

4.爱
这是世上最偏执,最自私的东西。
所以,不要轻易说。
连它的附庸品,你说的“喜欢”,
也只是一时冲动罢了。
毕竟,喜欢一个人不是如此,
像狗一样护主。
他是你的密友,依靠,反之亦然。
所以也不要恶意揣测他人。
他会走,我也会。
试问,除了纳西索斯,这时谁还有权力说爱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