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我血液的颜色已有万千
将用它为我涂抹一个完整的世界。

世上从未有人在乎什么诀别!

以昼为夜:白日梦

人一闲,就特别容易瞎想,比如我。
所以这篇lof并没有什么具体主题,会包含很多很多事情。我把它们一次性一条条列出来,这样我没营养的婆婆妈妈就不会特别刷屏。
正好点一下我个人tag的题目

壹.考试的空白时间,我在想什么
空白时间,应该是在写完卷子到收卷期间。时长随考试科目变化,比如英语是0分钟到负20秒,政治则是45分钟。
这个时候是比卡题还难熬的时刻。
什么都不能干,涂机读卡的铅笔又粗又硬,根本没法画画,而且试卷万一收上去就尴尬了。
这种时候就应该假装在看考试安排的大屏幕,顺便看一看体育馆二楼的窗户。
房顶看起来不是很结实,要是掉下来,学校资源不够用的问题算是彻底解决了。
而且这场馆还在地下,一条龙下葬,挺好。
然后低头看手表,妈的怎么还有个埃菲尔的图案,婊里婊气的,当初走眼了。
全神贯注地盯着秒针,希望它能在我火热的目光下感到不好意思,然后走快一点。
或者我续两秒让时间变快?
苟利……

贰.半夜睡不着,我在想什么
饥不择食吃了一袋咖啡粉,壮烈失眠。
左右侧卧都难受,只好平躺,双手自然置于胸前------特像躺棺材。
脑子里开始有画面了,临终前苟延残喘地看周围的亲属们最后一眼,然后驾鹤西去。
不过我的马克思唯物主义世界观告诉我,没有鹤可以给你骑,你还是骑皮皮虾----噢不好意思你已经死了那你还骑个锤子。
其实锤子也不能骑。
彻底被冷汗吓得失眠,我恐惧那种永久,永久的沉眠。
或者说是永久的无知和孤独。
太致命了。
如此看来愚昧无知封建迷信也不错,否则不会存在这么久。
至少它能让你相信死后会有鹤来接你,而不是彻底被遗忘。

叁.自我吹嘘与鄙视链
“要我说,上了P大附中就不一定能上好大学。”
哦,那您给我转一个能上好大学的高中?
“我给那群大学生上课-----”
醒醒,您小学没有毕业。
“你可真行……”
对,我特别行,我还要上天。
这个城市存在这么一种链条:城区看不起郊区,郊区看不起外地。
所以每个人都想把自己吹得高一点。
这位比较厉害,从“外地”阶级一路吹到“城区”。
要我说,“外地”不应该是“外地户口”,最应该被歧视的,是这种自我吹嘘者。
您就继续吹,我想看看您踩着的那片云啥时候变成雨掉下来。

肆.不愿放手
方才听到的消息。
说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有点杞人忧天。
但是你们都笑杞人忧天,未必天就真的不会在您还活着时候掉下来。
先形容一下他的声音吧。
不是我一直喜欢的澄澈的声音,虽然带着点这样的意味,但更像是天边的乌云正压过来,而且,让人感到安心。
澄澈,而且让人安心的乌云,很矛盾。
所以他才是独一无二的。
还是那句话,我不愿放手。
因为我想在半夜一个人哭的时候,有人给我唱歌,用你的声音唱。
要说再见吗?----我才喜欢了你这么短时间,连说喜欢你的资格恐怕都没有。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