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我血液的颜色已有万千
将用它为我涂抹一个完整的世界。

世上从未有人在乎什么诀别!

我现在正坐在政治教室里,很早写完了布置下来的总结。
关于西方国家经济模式。
翻翻教材,字里行间都是要完美地,将我们与“西方世界”分割开。
「辩证的观点只对西方制度生效。」
这是我们用来戏谑的句子,又何尝不是这一本本教科书所教给我们的。
不知是否该庆幸自己“足够清醒”。
所有人已然在不知不觉间被站好了队伍。
我的导师说,文/革的余温还没有过去,再过一百年也不会。
确实如此。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