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我血液的颜色已有万千
将用它为我涂抹一个完整的世界。

世上从未有人在乎什么诀别!

每天都能随时随刻感觉到,自己是多余的,存不存在根本无所谓,只能装着演着换取别人一点点注意。
类似于说好的一起看什么东西,然后剩下的人看得很开心,没人过问我。这种小事,也会感到心被什么来回撕开一样。
就算是只有我一个人的戏剧,也会被观众逼问主演在哪里 哎…不知道怎么说。又回到以前那种一个人哭,共处一室的其他人在笑,没人理我的状态了。
明明当时觉得这是新的开始,这三年那么努力地在伪装自己讨好别人了,明明假装和他们喜欢的是一样的东西了, 明明自己喜欢的东西因为别人不喜欢就好好藏在心里了, 他们嘲笑我喜爱的东西我也跟着一起,
明明已经这样了 就像那么长时间前写的歌词一样。
什么功不唐捐,都是笑话啊

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