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我血液的颜色已有万千
将用它为我涂抹一个完整的世界。

世上从未有人在乎什么诀别!

170721随想

      安静,只听得见蝉鸣竭力挣穿窗帘,闷闷地,并不响亮。空气也不压抑,与落笔的声音一同摆动着,泛出涟漪。
      死水中活不了高级生物,我想空气大概也是一个道理,需得有点波动才能传播新鲜的生命。
      天色已晚,因为我们的城市转到地球的另一面去了。或者是因为,我抬头望了望拥挤的教室里十几个同学,我们离终点又近了一步。
      或许每人对终点的定义也有偏差,谁在渴盼苦苦挨到晚自修结束,谁在期待暑假,谁又在准备高考,谁又在等待死亡呢。
      人生所谓“终点”那么多,完全取决于自我的定义。
      人类是否有这样一种说不清好坏的本能呢,即为一定要将自己放在一个群体里,找同类。才不会觉得自己是孤单无助的那一个,在无限过去与未来的时间中一文不值。
      因此,只要有你们在,共赴什么终点,高考也好死亡也罢,都不再可怕了。
      不仅是与我共处的他们。对于把充满希望的生命,耗费在浏览这篇毫无营养的文章上的你们,我也想这样说。

    写于距高考321天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