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我血液的颜色已有万千
将用它为我涂抹一个完整的世界。

世上从未有人在乎什么诀别!

平面的形象冰冷的字眼,被贴上同样扁平的标签,终于有了自以为超越二维空间的厚度。

任何东西到了最后都难免走形。
只有数个名字被他们知道,就是说,他们当中绝大多数甚至没有听过我[或者我们]的名字。
于是最开始我们就失去了资格。
不过被贴上标签的资格,不要也罢啦。

嫉妒也好葡萄酸也好,给自己一事无成默默无闻找点安慰总是对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