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我血液的颜色已有万千
将用它为我涂抹一个完整的世界。

世上从未有人在乎什么诀别!

[言绫]泡沫

  《泡沫》
  文/雨巷
  ※cp言绫,言和第二人称,阿绫第三人称
  ※结局你们自行体会,期待不一样的解读[至少和我想的不一样
  
  
   0.
  一百零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一个世界,每个世界又有一千零一个泡沫。
  “为什么会偏偏遇上我呢,在这里。 ”
  
  1.
  这里必将是梦境了。
  前一秒应当还是在昏昏欲睡的午后图书馆,刚泡好的热茶腾出烟雾来。阳光照射在杯沿泡沫上,它们承受不住人类世界的炽热和喧嚣,就碎裂成嘴里一点茶香。
  一切不过几秒间的事。
  有谁会为它们感到可悲吗。没有思想与灵魂,没有过去与未来,在无尽的时间上如同一个质点。
  自然更没人想得到,你的一瞬间,就是她的一万年。
  
  2.
  你在一片苍白的光芒中睁开了眼。
  忽地置身于夜晚喧闹的街头。
  夜幕上星光熠熠,闪烁着荧光,是月亮碎在天涯的礁石上,成了无数泡沫。
  轻飘飘,轻飘飘地,似乎在微带弧度的暗河上缓缓流动。那里有专属月亮的忘川,于是明天它又照常赴向冷硬的悬崖。
  街道正独立于天穹上的一切,自顾自运作着。
  你毫不惊讶,因为你知道这是梦,经历过无数次相同的场景。这个世界
  按照它既定的剧本运行,而你早已在一遍遍的观看中洞悉一切。
  固化模式中的唯一的变数,是她。
  你想,什么时候才能再遇见她呢。
  大得夸张的货车带着近乎嘶吼的声音逼近,你被笼罩在更为惨白的光下。
  大不了,就再醒来一次。
  
  3.
  这次你是幸运的,千钧一发之际,她猛地牵住你的手,你们一同向路边倒去。爆炸的音浪横扫过来,却打不醒你的梦。剧本终于要走向它一直以来隐藏的主线路。
  行人冷漠得像星屑坠落下来,依旧排成长队往暗河对岸涌动。寂静,寂静,除了巨响久久震颤着耳膜,除了背后柏油路的地面和身上她的温度,你们一无所有。
  毕竟这是梦,是不存在你的过去的,另一个世界。
  你只有未来,她只有你给的现在。
  不去管划出的血痕,不去问彼此的姓名,你们牵手向城市的尽头跑去。在冰冷的,蓝色的梦里,这唯一的热源,就紧挨着你。
  
  4.
  你们跑过高耸的老式居民区,如同钢筋雨林中两只灵巧的梅花鹿;跑过愈来愈窄的巷子,直到必须紧贴着彼此;清一色灰瓦白墙的矮房中传出酒香,圆形的花店顶上生着巨大的榕树;穿过整个未来感觉的街区要四十分钟,公交车慢悠悠地落在你们身后……
  夜晚交替白天,太阳也百无聊赖地照看着月亮留下的尸骸痕迹。
  无尽的奔跑,这场游戏的地图没有边界。直到肺部抽空成蜷缩的气球,直到声带干瘪成枯黄的树叶,也不要停下,不能停下。
  这样,你们终于自由了。
  因为不存在目的。 你渐渐忘却了原本熟悉的一切,记忆被汗水冲刷消磨干净。
  你们在一片夜空前停下。
  地平线有绵延不绝的矮山,上面生长的一草一木,剪影都清晰地印在眼中。并不是茫茫的漆黑----那天空从底泛出茶色,鼻尖嗅到了茶香,是温暖的油墨气息。 也有群星闪烁着,但不再是冰冷的月亮碎片,它们由心散发出温热,假设它们也拥有心脏。
  你转头,对上她盛满星光的眼。
  身后还能隐约传来轮船汽笛声,哪来的港口呢,你想。又反应过来,再真实不过的一切,终究是一场梦。
  天空忽地打过一道惊闪,由中间裂出光柱。从未走到过这一步,直觉告诉你时间所剩无几。
  一切的一切都开始溶解,连地面也泛起芬芳的香气;一切的一切都开始分离,房屋飘到天上乌云沉到水底,抓不住散乱的混凝土,却被无形的空气压迫到窒息。
  扭曲间,你对她说出了第一句话: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她干裂的嘴唇颤动两下,声音淹没在细微却足以毁灭全世界的破裂声中。
  
  5.
  下次再见,是在第无数个泡沫破开后。
  她没再拉着你疯跑,你们漫步在街道上,黄昏时繁华的都市,远看竟可以望见高耸的群山。 到天色黑下去,挂得高高的招牌闪着光,你看不见这里的星星是什么颜色的。
  只有她眼里还盛着星星,闪着暖光。
  依旧相对无言,你还想问她的姓名,听她的声音。喉咙却中了魔咒,干涩着说不出话,舌头像被拔去一般没有实感。
  头顶有载着狂欢人群的飞艇划过,桨浸润在油烟味的空气里。
  在烟火下,她递给你一杯热茶,而你连一句感谢都说不出口。
  “为什么会偏偏遇上我呢,在这里。 ” 在你意外的表情中,她先开口说道。 声音甜美而活力,嗓音清冽如泉水甘甜,缓缓摩挲过你的耳膜。
  “我没有歌声…所以才会在这里等着你。”
  你辨不清她说的是什么道理,没头没尾的,但只好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她低头用吸管搅动着茶杯,“你看这些泡沫……”
  你顺着她的话低下头,液面上聚集的茶沫随着水流打转,然后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漩涡中心。
  “或许对你来说,它们只存在一瞬间,但里面是有另一个世界的。……你看呀,已经过去几亿年了……”她恶作剧地笑笑,戳破了一个气泡,“你说,是不是也有另一个我们在说着同样的话,然后她们的茶杯里也冒着热气----产生更多更多的世界。”
  你听得很入神,尽管还是说不出一句话。
  你多想知道她的名字。
  你多想让她也听听你的声音。
  因为相逢太过短暂,你甚至没法好好确认眼前的她究竟是不是上次遇见的那个。还是说,你真的已经迷失在了无穷无尽的泡沫当中。
  “只要我们是真实的就好了,对吧?”
  ----不是的。
  ----不是的,这里是……
  “这里只是梦而已啊!!!”
  解开了禁锢,却吼出咒文一般的恶毒语言。你清晰地看着她的笑颜凝固住,继而惊慌失措地融化在又一次茶香的浪涌中。
  对于她来说,这个世界就是真实是存在是全部。而你自己,只需几个字眼,就可以碾碎她的一切。
  不觉得愧疚吗?没有你她就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你这个罪人骗子入侵者。
  你猛地坐起。 依旧在午后的图书馆中。
  
  6.
  惊魂未定,脚下踩的地面也没恢复实感。
  周围的人都好奇地看你,你只好露出抱歉的笑容,轻咳两声掩饰尴尬。
  茶杯依旧在你面前,甚至温度还没散去,你后知后觉想起她的话。 原来一瞬间真的可以等于一万年。
  正在你低下头,几欲陷入沉思不能自拔时: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有人用书本轻轻敲了敲你身旁的空位,低声问到。那声线使你通电般一激灵抬起了头。
  盛着星光的眼睛。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鬼使神差地问出了口,你正要为自己的唐突道歉。
  她却无所谓地笑了笑,这次你听清了她吐出的字眼:
  “乐正绫。”
  世界由你脚下泛起茶的芬芳。
  
  END.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