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文/词/随笔
北极圈常驻居民

[随便写写]独白

翻填,原曲《End of Rain》
※很多地方词格没对…凑合填着玩玩 耗时半小时的娱乐之作
※主题大概是,个人的独白

雨季 化不开余音
一点一滴 淅淅沥沥
蔓延了整个世纪
猜不透 阴晴圆缺的意义
如同我的 平凡生命
将要离去

书写下的话语 苍白又无力
没有 存在意义
却还在前行

血液化作墨滴 堵塞在心底
要如何 变成讯息 倾诉出来
告诉你

雨不为谁停息 灰色云层藏着谜底
可惜我看不清 神赐普世的真理
白纸若染污迹 找不回呼吸的目的
爱不会垂青 失去表达的自己

伤情 无病而呻吟
一层一级 自我剖析
最后没剩下残余
听不清 心脏跳动的频率
不配奢求 任何相遇
只好离去

水汽打在表皮 润湿了曾经
没有 渗透坚冰
反而被封印

光芒环绕天际 又不能靠近
为什么 不可触及 却偏要我
苦追寻

我不为谁停息 想用身躯破解谜底
可惜我看不清 前路崎岖又泥泞
只想要告诉你 我错综复杂的真心
你不会垂青 失去光泽的心灵

书写下的话语 苍白又无力
没有 存在意义
却还在前行

血液化作墨滴 堵塞在心底
要如何 变成讯息 倾诉出来
告诉你

笔尖抒写情绪 如此无用挣扎而已
百年后再忆起 连姓名都记不清
多想挖出眼睛 给你看我紊乱心绪
我不会垂青 失去思想的自己

雨不为谁停息 灰色云层藏着谜底
可惜我看不清 神赐普世的真理
白纸若染污迹 找不回呼吸的目的
爱不会垂青 失去表达的自己

巷子口的身影 终究消失在雨季

来一起玩呀ww

李青云:

诶嘿,大家想要一起玩嘛
来讨论脑洞

宁目睹我们在殿堂里囚困至死,也不要给涉足此地的乞丐欣赏。即便她的爱如此短暂未知,一分钟一秒钟一瞬间一刹那就会消失,我也不愿不要不听不想不看不允许不希望不期待这一刻的到来。
想将这虚伪的感情刺伤戳穿鞭挞灼烧炙烤粉碎铡断践踏
还要装作宽慰嬉笑嗔怨善良容忍开玩笑
或许因为彼此本就不相容,或多或少存在偏见
但那又怎样,意气用事就是很他妈的爽啊
一刀刺进你流着脓水的心脏
想分享我的光芒,把他当作你的玩物?
滚吧。

[言洛]海吻

※瞎编小故事又上线了
※世界观在结尾后放出

=正文:

  那本该是最美好的季节。本该有蓝天碧海金沙滩,嬉笑的人们成群结队跑过。远处港口渔民正返航,被腌渍成黑色的甲板上有小小的螃蟹在爬。
  但现在灰色铺天盖地而来,沉闷闷地压在心上,前来观光的人纷纷感叹没赶上好时节。
  瞧窗外水与天同样的暗淡无光,褪色的老照片般框在画框里,实在让人感不到一丝夏日的活力。
  也怪不得他们如此 失落,在这个国家人尽皆知的规则表明,这场阴霾将会持续整整一个世纪。而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永远,一生再不能得见何为碧海蓝天。他们是被打上灰色烙印的一代。
  言和作为其中一人,难免被人群中失落的情绪传染----但这都无关紧要, 她此行的目的本就不是观赏美景。
  失了神魂的海滩上,只留下她一人。 白发荡在风中,浅绿色的短裙纱笼住一点风声来回飘摇。
  她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向海岸线。
  眼前无光的一切呵,未尝不是给她送葬的队伍。她恍恍惚惚想到,倘若不是在此处结束,恐怕迎接自己的只有俗气的花圈,哭丧着脸的遗像,声嘶力竭的哭嚎。而现在,水天一色,气势恢宏的一切,和她同病相怜,被世人厌恶的一切,终要拥吻后归于一体。 没有哪个伟人享受过如此盛大的葬礼。
  言和哧哧地笑起来,没有停下奔赴死亡的脚步。
  一步,两步,足尖已沉寂于彻骨的寒冷。
  再一步,再一步。
  灰色的液体没过腿根,身体轻飘飘地,快要随波逐流。双眼因长时间凝视波浪而眩晕,只需再一躺,便可永远,永远地沉浸于无穷大的摇篮中,听着鱼儿互相撕扯血肉奏出原始安眠曲。
  言和心满意足地闭上双眼,正要倒下的身体忽然被谁接住了。
  那是个灰发绿眼的女孩子,纤弱的身躯和手臂分明不足以支撑她稳稳接住言和。
  她灰黑色的连衣裙与海水融为一体,接触到言和的肌肤也是无生命般的冷。
  言和看看她,又看看海面,立即就明白了她的身份。
  “你有…阻止别人自杀的爱好?”
  洛天依闻言有点后悔救下这么一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明明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没想到如此不知感恩。
  “当然没有,只是……”
  “不希望有人死在你的任期内是吗,海神女士?”
  句尾四个字像一柄利剑扎在那女孩的痛楚,她瞪大眼睛,看起来要发怒又不敢。全身透着病态的灰色,只有水果糖般的眼睛在闪光。
  “我不是海神…!我有名字的,我叫洛天依!”
  “你肯定是。”言和想要一把推开她,她瘦小的身体却巍然不动,“百年来被选中的人,获得百年的青春、力量、财富,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
  “可我不想!”名为洛天依的女孩眼里含着泪水,不知情的人大概要以为言和在欺负她。她这幅样子哪里像什么传说中威严的海神。
  洛天依抬手一指空荡荡的海岸:“他们都巴不得我快去死,没人喜欢我这片海。……他们一辈子也看不到真正的海了,我毁了多少人的一生!!”
  “…所以……我不能再毁了你。”
  言和忽地由心底生出一种莫名的愧疚,到头来还是自己惹这个小女孩生气了?洛天依开始自顾自地抽泣,看起来伤心欲绝,却不见有眼泪。倒是灰色的天空又聚集了灰色的云,紧接着淅沥沥下起雨来。
  她小小的身体蜷缩成团,被茫茫大海环绕着,如此渺小。
  言和俯身,捧住洛天依布满悲苦的脸颊,在因紧张闭起的眼睑上印下一吻。
  ----如果,当初她也如这般软弱蜷缩时,也有人给她一个吻,她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但反过来,如果她不走到这一步,也不会在最后遇见她。 只能说这全部都是最悲哀也最美好的巧合。
  “如果你真是海神的话,就满足我最后的愿望吧。” 言和立直身体,抬起头,任凭悲哀的雨水滴落在皮肤上。 旋即,如一尾敏捷的鱼,转眼没入层层灰浪中去,绿色的裙纱不见了踪影。
  洛天依茫然地环顾着属于自己的海,再寻不见谁来过的痕迹。 耳边却有谁在说:
  ----“我叫言和。”
  ----只愿下次再相遇,你我都不是如此身不由己的人。
  雨停了,这才有真实的泪水由她眼底落下。
  “傻瓜…我真的不是海神啊……”
  “我只是这片海而已…”
  晦暗中忽地破开一束光芒。
  躲在一间间小屋里的人涌了出来,他们再次奔跑在沙滩上,看着脚下海水同天空一起,一点点蜕变为蓝色。黯淡仿佛退了潮的洪水,节节败退。
  他们口中喃喃念到:
  “这是神迹啊…”
  可不是吗,上帝创世第一天,便从中生出了光。
  洛天依凝望着那苍白的浪花,湛蓝的波涛,浅处透出些翡翠的碧色。欢声笑语中,他们说,这是几个世纪来,最光辉最神圣,最璀璨最美好的海。
  不必去看,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何种变化。涛声依旧汹涌不绝响在她耳畔,激荡在她体内。
  温热的海水拍打她的肌肤,像是亲吻。
  她终于不再是可悲的一个人,她也不再是孤独的一片海了。

END.

世界观: 在这个四面环海的国家,每百年会有一人被选中,成为“海”本身。保持一百年的容貌不变,在期限到达后立即死去。他的外表和内心会在海上体现出来,即海会随着这个化身来调整自己的状态,化身与海洋通感。

[京津京]共/和/国,我为你拍照

※自己狙来的题目,跪着也要写完

※实力跑题,根本没有共/和/国啥事,我开心就好

※京津京 虐向

       2049年的十月,比起百年前不知要热上几倍。不仅是因为什么全球变暖,身边见方里的人口密度更是直线上涨——天津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好么,在政府写字楼里无所事事久了,体力也是远不如从前。想当初他天津卫,手执宝剑身着锦袍,捍卫京师好不威风。

       而如今肩上早就少了这份责任,倒是留了个“卫”字的空名。时时提醒着他,有关自己一路走来的历史,包括自己的诞生,究竟是为了什么。

       于是手中的镜头就自然而然地移到了那人身上。他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但只瞥了一眼,就尴尬地扭过头去继续与人谈笑风生。天津按在快门上的手凝固了,迟迟按不下去。几百上千年来仿佛都没个正形的魂儿,更是早就飞出了这开阔的天安门广场。在一旁的河北觉着,怕是已经直直飞进渤海湾淹死了。

       河北唤他回神:“津啊,西装革履地跑这儿当摄影师来啦?”天津这才放下相机,没事儿人似的露出笑容:“没,这不一百年了吗,不留点念怪可惜的。”

       “你小子没心没肺的,还知道留念想了,”河北与他打趣道,“前朝那御赐宝剑都让你弄丢了,也没见你掉一滴眼泪,这百年大典还不知道要有多少回......”

       北京这边结束了谈话,在一群各式各样口音的谈笑间,尽量不动声色假装自然地挤过来。老远就瞧见天津一动不动地举着相机走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难不成时过境迁,也步入了老年人怀旧的行列?他清楚这背后有自己的过错。待到僵硬地移动过去,喉咙里更是塞了干稻草一般地钝痛。犹豫了半天,才在津冀二人说笑的缝隙间挤出几个字:

       “卫子...我......”

       天津闻言,就这么笑着回了他一声“哥”。脆生生地,就恍然回到了百年以前,让北京听得一愣。“都说了别喊我'卫子'了,一百年过去您老还是改不掉。我早就不是什么卫城了,您也早就用不着保护......”此言一出,二人都觉得头脑中嗡地一声炸开来,后面的对话也顾不得,只客套地应付两句,就再次各自消失在人群里。

       天津任凭自己被人群挤来挤去,脑子里回放地可还是方才的对话、他的表情。天津摆弄着相机,将一上午拍到的所有照片,凡是与那人沾边的一一删去。或许是赌气,如同小时的一次次吵架拌嘴佯装出走。

       御赐宝剑当然是丢了,可不是他粗心。他亲手将它折了刃,随手弃在杂物里。他也不能忘那十年,周围的人一个个陷入疯狂。他曾经拼死保护的,现在过来凌虐他了。那段时间里,疯狂是最好的麻药,醒了,就假装失忆。

       百年以来,只觉得彼此都不再像彼此。保护与被保护,本是契约关系,契约的责任不在了,自然无从谈起什么感情。而这,才是世间万千与人相似,又有别于人的,他们的生活准则。

       既然纠缠不清的情感能延续几个世纪,那隔阂为何不可?他们的生命太长,永久地停留在青壮年,百年不过弹指一瞬的事——以至于名为情感的路,都走得迟缓许多。

       伤口自然也愈合得慢。

       天津抬高镜头,脸也跟着微仰起来,上空难得一见的碧蓝色明晃晃地刺眼。

       原来路走得越高越远越平坦,越容易与谁各走一端。相安无事,只是有层坚冰,在这幅国家的美妙图景笼罩下,横贯在中间。任凭你抽空了体温,也未曾融化。

       他闭了眼,按下快门。

盲狙高考作文,北京卷,虐文预定,cp没想好,看具体脑洞
来吧北京卷,我准备好了,你就是歌颂母爱我也能给你掰回正轨

跟你们坦白了。我其实是一个只会画美少女的画手。

明明是很正经的剧情我却脑补出了苟五岁和秋三岁相拥而泣的场面
竖版字从右往左阅读w

围观群众:“你们俩有完没完哭够了没抱够了没,我们着急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