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文/词/随笔

填不下去了
自我厌弃
怕是江郎才尽了,大家都散了吧

贴两段大概能凑合看的
原曲是什么应该能看出来

无尽回旋 让思想 跌下台
污浊之间 呼唤诞生 的色彩
昭昭天穹 被涂满 是欺骗
一培新土 将昨日 吊唁

深沉夜幕是乌合之众的游园场
干裂眼球持续转动摩擦 燃烧
放弃所谓团结友爱美好的妄想
蕴藏疑虑声音
嘈杂无休无止无尽回响
将本来面目深藏
“是否想亲眼见证最终日真相”

[翻填]I'm High

闪烁着光辉 你停歇的眼泪
被弃置在角落蒙灰寂寞而纯粹
还在推诿 我痛苦的意味
被打湿后请你洗刷所背负的罪

刺穿你
的虚伪
不近人情的僵硬全都在理论计算之内
再破碎
和呼吸同步构筑的情绪要称为后悔

从苦涩眼角 汇聚起的盐水
丢弃在公元前记忆是否找得回
不必伤悲 思想力已枯萎
围坐龟裂土地让幸福充斥心扉

以果断
去摧毁
夺走他人生命守护的情感再让它倾颓
无所谓
将掠来光彩尽入囊中珍藏尤为可贵

深红的创口流淌出了甜美
如同丹若成熟裂开一道深邃
全部用以推上令人动容的展示柜

我不再渴望
毕竟相互许下的梦想诺言在说谎
我不再渴望
干脆让回忆与笑都深深埋藏

这样
遭遇 相爱
亲吻 背叛
坦白 哭喊
这份情感注定有伤痕交缠

忘怀
别坚持留恋
放声大笑等待世界毁灭!

「I'm High!!! (*≧A≦*)」

伴随着泪水 你肿起的眼眉
被冷嘲热讽包围在深夜难沉睡
无药可救 你干涸的愚昧
还寄宿于内心深处岩石般低垂

命令你
别后退
来刺杀逝去的感情冰冷身躯心如死灰
别下跪
骗局迎面呼啸汹涌而来要宣告病危

“献上此生” 这样承诺是真的吗
是否要践行它   耗费百年掩盖这欺诈
破茧而出呜咽
闭上眼似曾相识重演的悲剧情节
你给出的回答 虚实难辨真假

深红的创口腐化出了漆黑
如同丹若成熟裂开一道深邃
全部用以推上令人动容的展示柜

我不再奢望
毕竟幻想模式的结局诺言是虚妄
我不要解放
诞生在悲惨中央的这份念想

这样
遭遇 相爱
亲吻 背叛
坦白 哭喊
这份情感注定有伤痕交缠

忘怀
别坚持留恋
放声大笑等待世界毁灭!

「I'm High!!! (*≧A≦*)」

面目已全非 你停歇的眼泪
被弃置在角落失去生命的尊贵
还在推诿 我怜悯的意味
毕竟下个未来还有我们的的罪

待赎回

[翻填]病名为爱

依附着暧昧恋情的液体将生命维系
存在或消失的原因孤寂中失去意义
还残存的期待 甘甜味的加害
灯光下被刺穿的忏悔显得太苍白

不明就里的原因成就顽疾
如影随形的伤痕好似你的气息
像灼热的死因 降临悄无踪迹
轻而易举攻破我毫无防备的心灵

提前学会康愈的心承受平淡无奇撞击
条件变数微弱到可忽略不计
下渗到根部侵袭 蜿蜒脊背的腥风血雨
怎么居然忘记名为干涸的终极

「病名为爱」

看爱情与希望交织只可选择其一
幻想下一分一秒或许都是某个契机
奔赴向手术台 我无用的情怀
破败散落下满地狼藉的残肢碎骸

红线像粘合剂持续纠缠不清
互相勒紧咽喉迎接这赤色的窒息
想要吸入空气 想将桎梏脱离
意念固执背叛神经开始逐渐麻痹

我再不会幼稚去说微弱心意是痊愈真谛
不会再暴露触目惊心的危机
层层加码纱布企图把强烈欲望堵塞填埋
到何时能被可贵的温柔垂爱

「病名为爱」

过度粉饰的谎言令人深陷
直到所有花瓣凋零再等不来相见
死亡向我迈出步伐无法停下
你表演的真假对错将无关其他

沦落周身梦境看来如此可怜
病痛结出的恶果想来多么鲜艳
异常心率波动随之缓慢衰竭
残局面前用针尖遮蔽双眼

病名为爱 诊断
病名为爱 审判
病名为爱 终结
病名为爱 虚幻

「病名为爱」

-------
大型车祸现场
一起翻填不可怕,谁填得差谁尴尬
我很尴尬。

上帝指派给我
没有终点的旅途
生命尽头的散步
从容有序
演变为沉默孤独
它不会言语,没有双足
我磨去神志,任命运摆布
冬雪夏花
走到夕阳垂暮
当我风化为黄土
它落在我脚后
下一个千年
终得亲吻我的枯骨
节节生出双足
由上帝手中
接过下一根绳索
牵着谁
继续走向荒芜

精神
向来需要最虔诚的信徒
他们
荒废百年
纠正人间
无可救药的谬误

你在文字里呐喊
“我活过”
现实没有你的身影
但口中
都呼唤你
如呓语
嗫嚅着
你名姓的碎片
融进众生命格
直到
人类停止呼吸那刻

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

全部都是最近瞎写的
零散的句子

-----
01
繁星看着你
一整夜
没来得及说晚安

我听了
等着你
一世纪
没来得及知道
一个字对我
举步维艰

------
02
书页上写着
三分之一的倦怠
剩下的字段
或许后半生都空白

----
03
你说 何处是我的归所
茫茫风沙消磨颜色
或江南的歌
都不是 记忆的斑驳

----
04
活着是不死亡
失败是不成功
哭泣是不会笑
停下是不想走

----
05
我捂住耳朵听你
像你闭紧双眼看我

----
06
他在第六天选择了休息

----
07
给我一个意义
但不是生命的全部
给我一个目的
但不是生活的归途

----
08
明天我已离去
昨日我将归来

----

忽然如悟道般想明白一件事情
之所以隔三差五要写点东西
根本不是因为什么才华无处挥洒,那玩意我没有
也不是因为真的对生活大哲学有什么感触,我只会无病呻吟
纠其根本原因,完全就是心里垃圾堆太多了,放不下了,然后我拉开心门一股脑倒出来,倒在这里。
我居然还给垃圾场起了个名字
White Night
白日梦

为污染大家的首页这么久而感到抱歉。

再这样下去我的高三不是来学习的,也不是来蹲监狱的
是来折寿的啊x
沉迷垃圾食品/修仙/脱发/低血压

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场
想躺在操场夜不归宿
想把自己锁在小杂物间等不存在的人来找我
想从楼顶一跃而下
想换一个姓名生活
想像故事里写的那样把自己碎尸万段
想和我写过的人物一样掉进幻觉的深渊就再不出来
想给认识的每个人都写一封不署名的诀别信,然后他们在我消失一年后还在思考写信的人是谁
想让一切就此结束
就像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出去郊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