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世上从未有人在乎什么诀别

我轻推开窗 将冷凉的夜色揽入眼中
树影掩着灯 高楼望着天空
在我的心快被秋冻结前
终于得见
行人在掌心 捧着一束
遗留的夕阳

20180910

负面情绪是一种难以名状的事物,任何精妙的语言都融进了它漆黑一团的怀抱。仿佛周身空气都湿软而沉重地粘着在每一寸肌肤上,早已不是如影随形的程度,而是更加隐蔽、悄无声息又无法摆脱。像是它从背后给了你一个拥抱,却是镣铐那般禁锢的。当你拼尽全力以为解决了它的根源,也将会在一片空寂中绝望地发现,那个桎梏般的怀抱并未有一丝松动。于是你全部的气力都因用错了方向而付诸东流,只得坐在冷硬的地面上,甚而愈发觉得背后那个令人恐惧的未知是你唯一的依靠。感受到你的意愿后,它也将以己之躯去给予你,它所仅能给的那种特殊保护——将一切来自外界的美好屏蔽在外,不让那些去打扰你们之间的共存。

只要美好与自我间的落差无法弥除,它就将一直存在。

毕竟完整却压抑地留在原地,要好过遍体鳞伤。


我恨无知无力而自卑的自己
也痛恨对美好过于敏感的自己
因为这让我在不断的向往,自我否定,搏命一拼,失败当中循环往复
循环往复
快要崩溃了

偷偷地在小号恢复了更新
但是这里一直没动静呀!好对不起还在关注的大家😭
如果有可能的话,请问大家都是因为什么关注我的。我尽可能都找补回来😭

写个置顶

雨巷/RA
请随意称呼
同人文复建中
歌词写作正在努力学习
看作品的可以散了,没有!(理直气壮)
在各处散落着小号,比如说▂▂,▂▂和▂▂
欢迎找我聊聊天,我愿意当保密树洞

是这样的,我相信并认同每个被创造出来的角色,他们的吸引力。
我相信每个具有强大吸引力角色的复杂性。
我相信缺陷是魅力的一部分。
因此对于我爱的角色,我是连同缺陷一起爱。
对于我不爱的角色,我选择尊重别人爱他/她的权力。

况且对于角色的“爱”很复杂,除了欣赏与赞同,还有怜悯,有因恨生爱,有爱恨交织的矛盾心理。

每个人都应该自杀一次,趁还年轻。
如果失败了,那种濒死的体验会让你学着珍惜生活。
如果成功了,这个结果将带你去往永久的安逸;在世的人们惋惜或唾弃的同时,早就赋予了你曾经为人的尊严。
每个人都应该自杀一次,趁还年轻。

早将抵御孤独的天赋挥霍一空
想要和人交流,想要被人注意,都是奢望罢了

是这样吗(

定期的想要说些什么,于是先在心底排练无数遍。生怕疏漏,不能把自己整个地呈现出来。
虽说展现得再全面也毫无意义,就像没人会拿路边大型的垃圾当艺术品。
没错,垃圾,长相智力成绩秉性才华阅历思想,样样不如人的垃圾。行走坐卧每时每刻都在默默嫉妒别人的垃圾。
有多少人“传授”过苦海自救的方法啊,可是有用吗?如果我可以将自己捞起,又为何会有落下断崖的那天?
绞尽脑汁地想要从腐朽发臭的大脑倒出些勉强看得过眼的句子,上贡一般奉献给你们。
为了什么啊,只是想要被记住而已。
然而事与愿违,事事处处时时被人遗忘。不论是润物无声一言不发,还是歇斯底里行为艺术,都毫无作用。
我被一堵玻璃的墙与你们分隔开了。
我的声音,我的呼吸,没有一丝一毫能够逃出着透明的牢笼。
所以时间久了,即便他隔着80余年来擦我的眼泪,让我放下自裁的刀。我也只是继续苟且着,像被驯服的动物,再也不会渴望什么自由。
我不将这一切当作你们,当作世界的错误。人总是趋向美的,我没理由强迫你们看那些恶心的文字组合。
常常会想,我和他用这同一种语言啊,而我却辜负了他在其中的所有情感。
说回我那些恶心的文字组合,干瘪单薄得像蜗牛爬过留下的银线。我沾满细菌与黏液的身体摩擦过泥土,随后有腥臭的痕迹跟着。我还洋洋自得当它们会发光。
或许这个形容还不够贴切。我应是一个剁去双脚的废人,切口淌着血,又被自负的情绪碾过,露了白骨。
我一路爬,一路留下碎肉,残骨,血污。
高喊着,来看啊,多么震撼。
然而这一切都是肤浅的血腥而已,就算一点点的爬行正磨去我的命。
虽则命还是要留的----我曾经怕死得很。不过那已经是曾经了,我每夜每夜地幻想着他在最后时分的心情,那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慢慢地,就不怕了。恐惧本身失去了意义。
那不过是场旅行,我们都不敢去而已。为自己脱去了天才的包袱,才好上路,对吧?
对吧?

对你们,提前将明天,后天,下辈子,或者现在要的一句,反复无常的话说出口: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