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 alley狂想曲

=雨巷

我血液的颜色已有万千
将用它为我涂抹一个完整的世界。

世上从未有人在乎什么诀别!

让我们!!!
九月!!!
三本见吧!!!!

早将抵御孤独的天赋挥霍一空
想要和人交流,想要被人注意,都是奢望罢了

是这样吗(

好久没吃过这么可口的cp了……
年下好啊……
五岁年龄差,外加三厘米身高差,受比攻高那种
甜中带虐
好……
只有我一个人喜欢我也要嗑爆

定期的想要说些什么,于是先在心底排练无数遍。生怕疏漏,不能把自己整个地呈现出来。
虽说展现得再全面也毫无意义,就像没人会拿路边大型的垃圾当艺术品。
没错,垃圾,长相智力成绩秉性才华阅历思想,样样不如人的垃圾。行走坐卧每时每刻都在默默嫉妒别人的垃圾。
有多少人“传授”过苦海自救的方法啊,可是有用吗?如果我可以将自己捞起,又为何会有落下断崖的那天?
绞尽脑汁地想要从腐朽发臭的大脑倒出些勉强看得过眼的句子,上贡一般奉献给你们。
为了什么啊,只是想要被记住而已。
然而事与愿违,事事处处时时被人遗忘。不论是润物无声一言不发,还是歇斯底里行为艺术,都毫无作用。
我被一堵玻璃的墙与你们分隔开了。
我的声音,我的呼吸,没有一丝一毫能够逃出着透明的牢笼。
所以时间久了,即便他隔着80余年来擦我的眼泪,让我放下自裁的刀。我也只是继续苟且着,像被驯服的动物,再也不会渴望什么自由。
我不将这一切当作你们,当作世界的错误。人总是趋向美的,我没理由强迫你们看那些恶心的文字组合。
常常会想,我和他用这同一种语言啊,而我却辜负了他在其中的所有情感。
说回我那些恶心的文字组合,干瘪单薄得像蜗牛爬过留下的银线。我沾满细菌与黏液的身体摩擦过泥土,随后有腥臭的痕迹跟着。我还洋洋自得当它们会发光。
或许这个形容还不够贴切。我应是一个剁去双脚的废人,切口淌着血,又被自负的情绪碾过,露了白骨。
我一路爬,一路留下碎肉,残骨,血污。
高喊着,来看啊,多么震撼。
然而这一切都是肤浅的血腥而已,就算一点点的爬行正磨去我的命。
虽则命还是要留的----我曾经怕死得很。不过那已经是曾经了,我每夜每夜地幻想着他在最后时分的心情,那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慢慢地,就不怕了。恐惧本身失去了意义。
那不过是场旅行,我们都不敢去而已。为自己脱去了天才的包袱,才好上路,对吧?
对吧?

对你们,提前将明天,后天,下辈子,或者现在要的一句,反复无常的话说出口:

再见。

是重新开始?----关于我

雨巷/严涣/梓缈/舒耀…全都是我…
我想是哪个就是哪个。

是个自诩清高,两面三刀,得理不饶人,整天气自己的坏人。
是各种矛盾的集合体,自己与自己能打场世界大战。
妄想得到别人的喜爱,尽管配不上。

思路诡异,以至于被人怀疑有被害妄想。
其实真没有,只是看到了易被忽视的细节而已。

敏感与迟钝,温柔与强硬,理性与混乱,并存。

受伤时候三天两头起誓发愿,要与世界决裂。
转眼又像条狗一样摇尾乞怜。
很轻贱,所以不必担心真的伤到我。

喜欢新鲜的东西,尽管它可能不成熟。
水深怎么了,我乐意淹死。

已经有了自己的信仰,不敢言其毕生,好歹也是个慰藉。

就趁这机会,來个顺水推舟
不必指桑骂槐含沙射影
我早已看清
甩掉我这包袱,可曾让你有片刻欢喜?

飞吧飞吧,去你梦中辽远的国度吧!
不必回头望我,使你错失美景片刻!

我血液的颜色已有万千
将用它为我涂抹一个完整的世界。

突然被隔空开除粉籍
“我不认为吃AB的人真正喜欢B”
好好好
真巧啊,我也不认为能说出你这种话的人真正有脑子

说到底这些事情也都没有意义
我可以随时随地定义新时代
也可以永生永世活在旧世纪

2017总结

1月
《分裂》
《花语》

2月
《Wake up》

3月
《驯服游戏》

4月
《孤星》

5月
《献祭》
《空心塑像》

6月
《共和国,我为你拍照》
《海吻》
《泡沫》

7月
《黎明终将到来》

只有前7个月写了东西
统统被我雪藏了,如果有哪篇特别希望放出来请告诉我…再早一些的也行。

明年可以期待的东西,绝大部分在6月后:
【并没人期待】
※vc全员向project「罪梦之笺」
※《烈焰》重置
※《Dreamer》重置
※新坑《黑白的含义》
※随缘填《千人一面》